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有人胜诉,但数千CS店正经历原韩国自然乐园新一轮索赔

品牌 陶文刚 资深记者 ·  2020-05-18
对化妆品店渠道从业者来说敲响了警钟。

333-.webp.jpg

“原告主张被告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据不足,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驳回株式会社纳益其尔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47.5元,由原告株式会社纳益其尔负担。”

近期,一份案号为“(2019)闽09民初541号”的民事判决书,在行业广为流传。其中的“被告”,是福建省宁德市一家日用品店。

而远在1000公里外的钟祥市金苹果化妆品连锁创始人余涛却为此无比兴奋——“这件事压在心头太久了,这次总算看见一丝曙光。说明我们化妆品店集思广益、抱团取暖有效果。”

自去年“纳益其尔Nature Republic(原韩国自然乐园)商标侵权索赔案”发酵以来,为了给全国各地类似的“被告”提供援助和交流平台,余涛自发组建了应诉交流群,群内涉案的日化行业经营者多达几百人,但像宁德市这家日用品店最终胜诉的,寥寥无几。

更为严峻的是,今年以来,纳益其尔又开启了新一轮“索赔”,数千中小化妆品店主正在经历“惊魂”时刻。

超3000家门店被“盯上”,索赔风波持续蔓延

再过几日,福建某化妆品店主,将第一次作为被告人,去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应诉。

他一直都不太明白,自己居然因为1瓶售价几十元的纳益其尔芦荟胶而摊上官司,被索赔的金额达到了5万元,而且所卖产品由正规渠道进货。

“我是4月初收到法院传票的,之前收到过相关短信,误以为是诈骗信息。”由于该店主一贯谨慎,保留了所有完整进货凭证,这才有了与原告纳益其尔对簿公堂的底气。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2019年8月至今,与纳益其尔相关且已裁判的文书超400份,涉及福建、山东、江苏、广东、上海等10多个省市。其中,2020年以来新增86份,胜诉的只有2例。而潜藏在“冰山”之下的,是大量还未开庭的案件。

111-.webp.jpg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开庭公告显示,仅5月14日一天,福建就有15起纳益其尔相关案件开庭

据余涛了解,今年以来,云南、四川和湖北等省份已有不少门店卷入了纳益其尔的索赔案中,案件正呈愈演愈烈之势。“牵涉的门店总数已超过了3000家,仅福建三明市就有50多家,湖北也有几十家。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门店卷入其中。”

是整顿市场秩序,还是“敲诈勒索”?

从已经判决的案件看,纳益其尔针对化妆品店的诉讼请求,主要集中在侵犯注册商标权上。纳益其尔认为,涉案化妆品店瞄准纳益其尔注册商标的影响力和市场价值,在没得到其授权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在店中销售假冒其涉案注册商标的芦荟胶,挤占了其原有市场份额,同时给纳益其尔的品牌形象带来严重损害,并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而涉案的化妆品店经营者则表示,纳益其尔整顿市场的行为可以理解,但其市场管理漏洞不应该由合作门店来承担。

在这件事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纳益其尔在渠道和商标上的管理问题,历来为人所诟病。

“在中国,纳益其尔有多家合作代理商,化妆品店拿货的渠道五花八门,往往经历了多道转手,很难追溯源头。近两年受政治和市场环境影响,韩品并不好卖,销售周期很长。但纳益其尔的产品又因为受商标影响,不同批次的产品往往存在差别,一些包装信息不同,便成为纳益其尔起诉化妆品店的关键因素。”余涛介绍。

222-.webp.jpg

在市面上,流通着多个与纳益其尔芦荟胶外观设计高度相似的产品

纳益其尔的商标,更是一笔“糊涂账”。因3类商标“自然乐园”被抢注,品牌曾更名“自然共和国”在中国市场销售。然而,纳益其尔又不愿意放弃“自然乐园”这个已响当当的名号,导致在此后的销售和推广中,纳益其尔一度在“自然乐园”和“自然共和国”之间来回切换。

后来,广州双子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声称是韩国自然乐园化妆品株式会社的中国总代理,并推出了与纳益其尔高度相似的“自然乐园芦荟胶”产品。而其所称“韩国自然乐园化妆品株式会社”与韩国纳益其尔Nature Republic毫无关系。自此,两个“自然乐园”在中国市场狭路相逢。

这场难分是非的厮杀中,不少门店也受到影响。

“市场同时出现多款高度相似的芦荟胶产品,甚至还有部分假冒的纳益其尔芦荟胶。但许多化妆品店根本无法分辨这些产品,全都当做韩国纳益其尔产品在销售,这才引官司上身。”一名与纳益其尔打过交道的代理商表示,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从正规渠道采购纳益其尔货品的化妆品店,也被卷入其中。

不少门店表示,纳益其尔在商标变更的情况下,不仅不告知门店相关变更情况,反而安排工作人员暗中上门购买并取证,将合作伙伴告上法庭,存在故意敲诈勒索的嫌疑。

发生在湖北荆门市的一个案例,更让他们坚定了这样的判断。据知情人士透露,被卷入该风波的一家荆门市小日杂店,店主前往韩国旅游时,在纳益其尔明洞店购买了3支芦荟胶带回,并将其中1支出售,却也收到了律师函。由于找不到曾经的韩国购物单据,面对高额索赔,店老板几乎无计可施。

这一波来势更猛?

而让大多数门店头疼的是,今年的这一波索赔,可能会比去年那一波来得更猛。

“去年,由于纳益其尔在起诉程序上存在漏洞,即北京纳益其尔公司非适格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不能代表韩国纳益其尔提起民事诉讼,所以多起公开审理的案件均以纳益其尔败诉或主动撤诉告终。但今年,上述程序错误已被修正,证据链也有了进一步补充,显然是有备而来。”余涛表示。

据悉,由于不懂法律知识或缺乏证据,面对该案件,许多化妆品店主选择了私下和解。余涛透露:“目前为止,选择私下和解的化妆店应该不少于500家。在应诉交流群中,大家还曾为要不要私下和解发生过激烈争吵。”

有门店老板分析,选择私了的门店不外乎有以下三种心态:1.不愿跟纳益其尔过多纠缠,宁愿花钱解决;2.曾因为一些不规范行为被监管部门警告或处罚过,对自己店内产品没有十足把握,怕因此引起监管部门注意;3.没打过官司,出于内心的胆怯而草草应对。

一位行业人士分析,部分韩国品牌商标意识较差,虽有抢滩中国市场的野心,却没有在中国注册商标的观念,导致品牌做起来了,商标被抢注了,不得不通过更名等方式应对,导致渠道商“傻傻分不清楚”,市场乱象频生。此前的3CE等品牌均在这方面栽了跟头。但他也提醒,面对这样的市场现状,化妆品店经营者在进货时要多加辨别,从正规渠道进货。

余涛结合身边观察的案例,对从正规渠道进货、正面临索赔的化妆品店主提出以下建议:1.一定要保全进货证明和单据,包括微信里的对话记录、转账记录等,所有与产品相关的记录和单据都是法庭上的重要证据。2.尤其要注意细节,比如,进货单据上一定要写清楚产品全称,不能图简便使用批发商自编的简称、货号或代码等。

事实上,纳益其尔类似渠道乱象在韩国品牌中屡见不鲜,近年也有不少品牌开始通过法律方式给中国渠道商施压,典型如此前肌司研JMsolution所有者在华全资子公司、韩国蒂佳婷Dr. Jart+母公司起诉中国代理商(《韩妆再陷渠道纠纷:蒂佳婷母公司起诉两大代理商》)。

无论结果如何,这一场接一场的风波,对化妆品店渠道从业者来说也敲响了警钟。

谢肖梅冯建宝陶怡刘育辰吴丽丽黄嘉赫廖小姐钟德兴桑明名品荟批发—佩妮...   等4283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
北京11选5 传奇私服 吉林快3--吉林省彩票发行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吉林快3 吉林11选5 广西11选5 山东11选5 山东11选5